随便.

七暖于声.

无滤镜了

谢谢滥竽大大的图了万分感谢但还是写毁了……


  唉怎么办考完试心情就只是如下:
天气好的想骂娘,不想读书想去浪qaq
  看到了杨洋的叶修剧照,只觉得是微微拍第二季了吗?那是肖奈吧?在网吧还玩苹果电脑是什么鬼兴欣居然是个隐形的高级会所看不出来唉那老板娘还要辛苦拉赞助怎么不跟着这么衣冠楚楚讲究生活品质的老叶去迪拜撒钱啊

服从理性,抗拒感性.
祝自己破壳日快乐.

【张佳乐×你】君子于役(1)

·小学生文笔 +慢更
·有私设
·人物归虫爹 OOC归我
·不喜勿喷感激不尽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直想写一篇乐爷,在学校琢磨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具体的概念。关于女主的身份和职业等文中都会有交代,尽力不走狗血路线吧(其实我还是很正经的啦)!
    想要尽全力把他们描写成喜欢的模样,个人觉得乐乐适合水到渠成的爱情。

    因为人生太短暂而又艰难,所以细水长流就显得越发宝贵而又温暖。
    过敏慎入,入坑共勉。
------------------分割线-------------------
    又是一年高考季。
每年这个时候,不论大小,街道上都静得可怕。跳广场舞的大妈被好说歹说劝走,拿着大喇叭吆喝的小贩儿也被粗鲁赶走,竟也是一时间静了下来。连走路带起的浮尘都小心翼翼地僵在半空,畏缩地探着头,彼此小声询问去落,唯怕前功尽弃。
    阳光还并未刺眼,像是咧着嘴,盘踞在穹顶轻轻笑着,无声地欣赏着这一场风声鹤唳的草木皆兵。
    都似让人忘了这还是个初夏。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意识到自己心中正思绪万千,边缘不禁觉得好笑,顺着笑了起来,怎么也收不住。还算是一片死气沉沉中的一抹颜色吧。
空气清静。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连尘土都只觉熟悉。这些年,iPhone 的专属铃声似已烂了大街,追求个性的新新人类听了便心中郁结,人云亦云者还在为求最近某个型号的最新款一掷千金,毫不care自己何时已成了那些媒体大肆嘲笑的类型。
    只是,现在,自己好像打乱了这经久的和谐。 边缘挑挑眉,也没什么罪恶感,不甚在意地接通了电话,也不吭声,静待那头的问话。
    “喂,您好,请问是边小姐吗?”手机里,一道温润的男生传来,听着似是个青年人。“嗯,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陌生的男音,嗓音却分外好听,作为一个轻微声控,边缘只觉享受,不禁放松了下来,舒展开一抹浅笑。虽然对方也看不见,但出口的声音也是很和善的。
    呵,和善。
    多么可怜。这个充满抨击震荡的世纪,人们那谨慎的认知里,陌生,即意味着期骗。
自认为的不怀好意,还自以为的真理永息。
    “是这样的,我们听闻边小姐已经回国了,若是边小姐方便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工作。您看如何?”那头男声继续说着,温润的声音不停,边缘被唤回思绪。再回神,只听便可想象这声音的主人脸上挂着的浅笑。当真是好听,如春雪消融,如竹露滴响。
    “是吗,真的是多谢了。最近一定会尽快投入工作的,多谢包容了!”边缘轻声回复着。两人又象征性地客气了几句,也结束了这通对话。
    爱尔兰,都柏林,第一医院,六楼心理科。
    办公室里的男子高大的身材倚在桌子边,把玩着手中的手机,想到了什么,斟酌三分,流出温润的声音“乐乐,这次医院挖来一个靠谱的心理医生,是一姑娘。在美国待得好好的,不知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说,你要不要……试试看看…?”男人望向那头看似正抱着手机自嗨的男人。正常的外表下,深深地掩盖着心里的脆弱,浑身上下忧郁的气质与吊儿郎当的潇洒却又完美融合。

    什么是人,欲望满身。
    “看看吧。我……也不知道。”张佳乐心里也拧成了个结,他是想试试的,但又不愿承认自己的软弱。又是再三斟酌,终是接受了。当然,只和这个医生保持通电话的联系,真人?哼,那要看颜值了。毕竟我的杀伤力太大,怕人姑娘承受不住。那头张佳乐的好哥们,也就是严复,也终是放下了心,张佳乐可算面对自己了。希望这个听闻靠谱的姑娘,不要让他失望。
    当然,眼光极高的严复大医生口中的“靠谱”,归结于边缘那份低调的简历。
    边缘,现年26岁,单身女性一枚,毕业于Boston University ,那所心理系优秀的美国大学。而边缘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其职业生涯颇受赞誉。至于为什么来都柏林,原因很简单,由于其人珍爱生命,又正好有都柏林第一医院的力邀,索性决定换个小巢。

一邊寫一邊聽著《You raise me up 》……
"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今天化学老师说她的舅妈的娘家的嫂子是屠呦呦……

尝试了各种滤镜……
结果发现除了颜色不同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果然我已经瞎到这种地步了吗……

《边城》(3)


    鉴于上次叶·心脏·修的有意之举,愣是把人小周一纯良孩子逼得更加沉默寡言了好几天(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吧……)。这一不注意,一转眼,在城市街道的热闹氛围、学生党的苦苦期待(没错就是我)、服务于交通线上的工作人员的辛劳下,春节,可算是翩翩而来了(怪我咯)。
    春节嘛,按理说职业选手本也该回家休息休息的。但周泽楷是S市本地人,再加上轮回一众小年轻,回家之后各个也都无异于打打游戏睡睡觉,跟父母亲朋唠嗑唠嗑,陪小辈们玩玩闹闹,有甚者再去亲戚堆里猎寻猎寻中意的妹子,这样重复几天,也就实在无趣了。于是,这才大年初四,轮回一众队员都一个个领着行李箱,风风火火地跑回了S市。
    轮回俱乐部。小年轻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胡说,王杰希怎么自己瞪自己),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这大白天的,又正值春节,店铺商场大多都还没开张,除了训练吃饭,也想不出还能干啥了。江波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忽地眼底精光一闪,这才不慌不忙,敛着笑意道“既然大家也没什么事做,那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投骰子,点数最小的那个人就算是输了,输的人要给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打一个电话,人选随意,轮回队员除外。要在通话过程中说出‘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这九个字,并保持免提状态,且不得告诉对方是游戏所定。大家觉得怎么样?”听过了规则,爱搞事情的小年轻们一个个都跃跃欲试,摩拳擦掌间,已然开始了第一局。
    谁知这第一局就是小周输了。一片起哄声中,枪王大大脸颊悄悄染上了薄薄的一层粉色,无措地摆摆双手,微微一皱眉,认真思索了一会儿,终也是想不出什么对策,败下阵来。修长的手指在电话录里犹疑地翻了几下,选定了一个名字,下定了决心,按下了拨打键。电话嘟了几声后,便被接通。“喂?”谁知手机里韩队威严的声音传来,一众轮回队员都刷地闭上了嘴,安静了下来,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却又一个个竖起耳朵,生怕漏过半个字。唉,年轻人啊,爱搞事就算了,但你起码也要找对对象吧……
    联盟第一脸本想着韩前辈一向严肃,应该不会太在意这种玩笑。现下也有点儿不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憋出了几个字,“韩前辈……。”“什么?”老韩声音听着严肃,却是无比耐心,等着电话那头的小辈把话说完。“要……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年轻的枪王终于把这羞赧的台词啃吧完,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胡闹!我现在买机票过去找你!”老韩心里雀跃无比,却是故作严肃地吼了一句。
    ????这TM是怎么回事?轮回队员都懵逼了。您过来干哈?找我们队长干哈?打人吗?!霎时间,这群珍爱生命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惊恐万分,韩队的钢铁腹肌可不是白让人欣赏的!但你以为他们会就此罢休吗?不,并不会。年轻就要醒着拼,浪得几日是几日!于是这群鱼唇的人类又没心没肺地玩了下去。
    在江波涛动过手脚的骰子下,果不其然,接下来的几把都是我们不知情的小周输。虽然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但为了不拂队员们的兴致,还是一一应下了惩罚。电话也分别打给了喻队,烦烦,大眼,脏新杰,乐爷和老叶。期间除了被喻队算计录了音,被烦烦拉着煲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粥,被大眼爸爸批评教育了一番,被脏新杰在刚刚好一分钟挂了电话,被乐爷为证明现实而拉着PK 了一把,和被老叶调戏得面红耳赤之外,其过程还是非常之正常而顺利的。终于打完了电话,轮回队长悄悄呼了一口气,淡定地抬起头,看着早已目瞪狗呆的队员们。????话说队长你这么淡定,真的芳心一点儿都没动吗?男神果然是男神!早已经看淡了这万丈红尘。崇拜,崇拜啊!(哈哈,我轮回男神教可不是浪得虚名哦!)
    S市机场。刚下飞机的老韩环顾四周,正准备去找小周要个说法,一想内心还有点儿小激动。面上却依旧严肃无比的老韩,一扭头,却看到了来亲戚家借住顺便旅游的卢瀚文小朋友。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流,小朋友委屈而又绝望地发现我们居然是一路的!
    于是,S市车来人往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疑似黑社会老大的高大男人带着一个委委屈屈,不敢多说话的少年的诡异现象。小朋友,叫你不听话,现在惹着你爸爸了吧。别说,你爸还真眼宿迁。过路的路人们纷纷一脸惋惜,并死死簒着手中的钱包。
    突然,一辆电动车窜了出来,老韩立即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卢瀚文小朋友,生怕他受了伤害。正准备教育一番电动车主,却只听见了一阵尖锐的骂声。那电动车主看也不看他们,骑上电动车就准备走人,中途还扭过头冲老韩吼了一句,“你他妈长没长眼啊!管好你儿子!”然后一溜烟地便跑了,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神经病吧,走路不看路……”
    而这边,一大一小两个人都一脸懵逼。????我……儿子?觉得今天无比玄幻的老韩一如既往地招财呢!